基层干部减负年:会议少了发文少了 走村入户更多了 _珠海新闻网
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·千城联播

      <kbd id='q53KA'></kbd><address id='c0Shj'><style id='88dPr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OFOs3'></button>

          当前位置: 首页 > 网络日报 > 国际网络新闻 >

          基层干部减负年:会议少了发文少了 走村入户更多了

          点击:35610
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这一年,我们轻装上阵(2019年终特别策划)

            编者按:今年3月,中办印发《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》,明确提出将2019年作为“基层减负年”。在“不忘初心、牢记使命”主题教育中,各地将力戒形式主义、官僚主义作为重要内容,跟进出台措施,把干部从一些无谓的事务中解脱出来,将时间和精力更多用于干事创业、推动发展。

            这一年中,减负政策落实得怎么样?基层干部的状态发生了哪些变化?本报记者赴多地采访,从一本日历、一个文件夹、一张清单等细节入手,观察基层干部的工作日常。

            减负绝不是减担当减作为。调研发现,不必要的会议少了、文件少了、检查考核少了,但基层干部的责任没有少,服务群众更多了,干事劲头更足了。同时,他们希望能够严格执行中央政策,巩固减负成效,建立长效机制,坚决打好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这场攻坚战和持久战。

            一本日历

            会议少了

            去现场时间多了

            本报记者 姜 峰

            翻开薛德洪办公桌上的台历,很多日期都画了圈。画圈说明这一天有会议或其他安排,只要没画圈的日子,薛德洪就可以直奔基层,走村入户。

            很长时间以来,每周周一,台历上都没再画过圈了。

            而去年可不是这样,各级会议都喜欢挑在周一,协调不开,难免“打架”。出了会场直奔下一个会场是常有的事。

            薛德洪也着急: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地域辽阔,作为苏里乡党委书记的他,驻地距县城有220公里远,每次开会,往返一趟要八九个钟头,时间耽搁在道上不说,手头工作一撂就得两三天。

            今年青海出台了基层减负“十条措施”,确定每年4月、10月为“无会月”,每月第一周为“无会周”。“天峻县进一步把每周一定为‘无会日’”,天峻县委常委、督察委主任赵志勇介绍,“这一年来,我们还对全县性的会议统筹做‘减法’,合并‘同类项’,充分运用电视电话、网络视频等现代手段,减少乡镇‘一把手’陪会和往返频次,为基层干部腾出更多时间精力抓工作落实。”

            数字最能说明问题:2019年前三季度重点文件发文数量103份,同比减少了37.6%。2018年天峻县召开会议数量255次,2019年前三季度召开会议数量160次。

            会议精简了,会风更实在。“像今年巡视整改推进会等,都以电视电话会议形式召开,每位领导讲话不超过8分钟,比往年精简了一个多小时,而且简明扼要、重点突出、针对性强。”薛德洪说,上个周一,他带着干部走进豆库尔村两个脱贫户海龙、红兵家,了解到“摘帽”后生产生活还有困难,当即帮他们协调解决。“基层减负让我们走出会场奔向现场,受惠最多的还是咱牧民老百姓!”薛德洪说。

            一个文件夹

            发文少了

            执行问责更实了

            本报记者 范昊天

            一大早,湖北武汉市江岸区后湖街道党工委书记严松毅打开桌上的文件夹,很快处理完三份文件后,就下到社区开展群众接访工作了。

            今年以来,严松毅有一个感觉:下沉到基层、和群众面对面的时间多了,坐在办公室看材料、处理文件的时间少了。

            “往年,到了年底,文件尤其多,最多时一周要处理30多份。平日里,一天也得有七八份,而真正涉及自身工作的少之又少。”严松毅说,有一次,他研究半天也没弄明白自己要干什么,专程询问后,才明白这份文件根本不涉及街道。各级部门下发转发的文件,严松毅都不敢掉以轻心,要一件件签批,并提出落实意见或方案,因为处理公文占用了大量时间,很多工作经常要下班后才能做。

            今年4月,江岸区印发《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二十条措施》,明确实行区委区政府年度发文总量控制,对未列入当年发文计划的一般不予发文,政策性文件原则上不超过10页。

            在严松毅的办公桌上,曾经厚厚的一摞文件,已减少到薄薄的三四份,一个小文件夹就能搞定。

            发文数量减少了,发文质量提高了。长期以来,后湖街汉口城市广场小区内,一些居民在楼道内私接拖线板给电瓶车充电,存在较大安全隐患,问题一直没能解决。

            “整治工作涉及多个部门,过去由于没有明文规定权责,各部门间推诿扯皮。”严松毅说,最近,江岸区出台了动态确责工作办法,经街道协调,由区应急管理局牵头,多部门联合执法,解除了安全隐患。

            江岸区委办副主任向晋红介绍,今年以来,江岸区委区政府共印发文件27件,较去年同期降幅达38%。

            一部手机

            微信群少了

            工作条理更清了

            本报记者 姜晓丹

            “该睡觉了”“晚安”,晚上11点,赵庆平安顿好还在上学的儿子睡觉后,看了眼手机,便准备休息。

            作为广东珠海市香洲区梅华街道党工委书记,赵庆平虽然24小时不关机,但不用再时刻盯着手机屏幕了,这在一年前,想都不敢想。

            一年前,赵庆平手机里最多时有50多个微信工作群。每条线口都建群,每项工作也都有群,一有消息通知,几个群同时发出,都要回复、反馈,每天赵庆平都要花不少时间处理微信工作群的消息。

            不仅要接收一大堆信息,发送信息的压力也不小。领导调研、环境整治、街道工作、社区动态……只要是自己辖区内的工作情况,赵庆平每天都要往工作群里发。

            “工作群好像成了一个‘晒功绩’的平台。别人发了,自己不发,怕人说自己没做工作。”赵庆平叹气道, 整天机不离手,儿子顶嘴也有了底气,“爸爸都一直在玩手机,我为什么不能?”这让几乎没在12点前睡过觉的赵庆平有苦难言。

            今年4月起,香洲区正式印发实施《香洲区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工作措施》,明确规定“规范微信工作群,减轻‘指尖上’的负担”。实施后,香洲区针对区级微信群及各单位机关工作群,要求在不影响正常工作的前提下,尽量减少微信工作群数量。截至11月底,全区微信工作群已由743个精简至334个,降幅达55%。

            “微信群有助于在工作中便捷沟通,但因为人多事杂,如果不加规范,确实会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。”赵庆平说,“措施出台后,现在手机里的群减少了近60%,内容更简洁明确了,每天起码可以早睡近1个小时。”赵庆平提到被“踢”出群,笑了起来,“负担减轻了,我们就能够将有限的精力放到更加重要的事上,工作效率更高了!”

            一个小程序

            留痕少了

            基层跑得更勤了

            本报记者 乔 栋

            雪后的山西省中阳县沟底村格外静谧。第一书记任鹏一行三人,踩在雪上,咯吱咯吱作响。今年过年早,可沟底村的一个移民自然村涉及拆迁复垦,丈量房屋、拆迁协议,还有很多事在等着他们。

            早晨上山,再回已是中午。一进屋,任鹏摘下氤氲着一团白气的眼镜,“今年效率高,一上午就能跑完10多户,”他一边搓着通红的手一边说,“去年入户一趟,拍照片、手机填报不同的系统、当场填各种入户材料,要多耗费一倍的时间。”

            跑得多,干得多,这集中体现在步数上。“2018年的日均步数是5561步,而2019年这个数字是6763。2018年,日均里程是3.8公里,而2019年增加到4.7公里。”任鹏说,自己的作息运动规律并没有明显变化。

            “我清楚记得去年的今天我也在入户走访,第一家去的是山下的老李家,当时要求做手机端的留痕录入,可手机信号不好,耽误了时间。你看,今天的步数是10117步,而去年今天才4099步。”任鹏点着手机屏幕说。

            “最大的感受就是留痕性事务一律不做强制要求了。”任鹏的办公桌上整整齐齐摆放着几个文件夹,外面贴着“户籍情况”“支部建设”等标签。在当地落实基层减负的政策里,除了驻村工作档案的日常“照片影集”,其余一律不作硬性留痕要求。

            西红柿酱、茴子白土豆烩菜麻利地一浇,几个人往墙角一蹲,一碗面几口就扒拉完了。中午稍歇会,下午还要接着入户。“相比去年,我更喜欢今年的工作状态,务虚的少了,务实的多了;拍照少了,说话多了。来年,希望我的步数再多点,毕竟,身上这肉也该减减了!”任鹏打趣地拍了拍腰。

            一张清单

            督查少了

            干事热情更高了

            本报记者 杨文明

            接到暗访组的“问题清单”,云南曲靖市沾益区白水镇副书记杜连超才知道,督查组刚刚到镇里进行了人居环境工作督查。

            “今年就一张问题清单,去年有七八个档案盒呢。”杜连超告诉记者,以前督查组还没到,镇里就要早早开始准备接待,工作人员顾不上休息。工作方案、年度计划、成效对比照片等痕迹材料,安排部署情况和工作推进的会议记录,足足装满了七八个档案盒。

            “不再单纯听汇报、看档案,而是直接到一线、直接走访群众,看进度、看实效。”明察变暗访,一张清单压实整改责任,杜连超觉得很轻松,“既减轻了接待的负累,又倒逼我们把工作做在日常。”

            除了督查方式的转变,还有督查数量的减少。杜连超最近一次迎检,是10月底沾益区扶贫办牵头住建局、农业农村局对白水镇脱贫攻坚、危房改造、人居环境提升进行的综合督查。

            以前,三项工作分开督查,越到年底频次越高。如今,综合督查组进村后既看危房改造户新建房屋是否达标,又看环境整治的具体情况,时间短、效率高。“直观感受就是,以前陪三拨,现在陪一次就行。陪同少了,一身轻松。”杜连超说,“督查方式转变,次数减少,从重痕迹到重实绩,让干部干事创业的心气高了起来。”

            作为市、县两级“基层减负年”观测点,白水镇做过统计,迎接各类督查检查总量从2018年的36次下降至17次。今年以来,沾益区严格实行区委、人大、政府、政协归口管理工作机制,对职能相似的督查检查进行合并,由涉及的部门联合开展督查检查,极大减少了基层迎检的次数。

            一面办事墙

            挂牌少了

            找谁都能办事了

            本报记者 戴林峰

            只有9名工作人员,墙上却挂了113块牌子。

            一年前,在江西景德镇市珠山区梨树园社区党群服务中心,113块牌子让前来办事的居民梁云鹏看花了眼:“弄不清职能对不上号,找到了牌子也找不对人。办个事,挺难;看了牌子,更晕。”

            老百姓有怨言,社区工作人员也有苦衷。“一块牌子对应一项考核指标,各个条口的检查组都来,不挂牌就会被扣分,评优评先受影响。”梨树园社区居委会主任余梅告诉记者,此前,不少部门热衷于挂牌子、铺摊子,这个部门要求挂,那个部门也要求挂,最后见缝插针地把整面墙都挂满了。

            113块牌子,真正管用的却并不多。

            今年,江西下发《全省基层挂牌和考核评比专项清理整治方案》,梨树园社区对挂牌情况进行全面排查,经过清理,总计减少挂牌95块。在目前保留的18块牌子中,只有社区党委、居委会、居务监督委员会3块牌子对外悬挂,其余均为内部挂牌。今年以来,景德镇全市共摘除挂牌6000余块,乡(镇、街道)挂牌数减少54%,村(社区)挂牌数减少39%。

            摘下牌子,不仅没出现服务真空,反而提升了服务水准。以前,卫生、民政、医保等各个口都要挂牌,工作人员各管一摊,不同的事得找不同的口。今年,社区对各个口的人员和功能进行整合,经过培训,每一位工作人员都能受理全部业务,“一人通办”提高了办事效率,居民再也不必“按牌索骥”了。

            “找谁都能办,来了就能办。”摘牌子带来的新变化令梁云鹏连连称赞。“牌子少了,看得清爽了,事也好办了。”

          【编辑:房家梁】
          顶一下
          (50703)
          踩一下
          (85216)
      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 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     热点内容
          1 2 3 4 5 6 关于我们  |  本网动态  |  本网服务  |  广告服务  |  版权声明  |  总编邮箱  |  联系我们  |  网站地图  |  返回顶部